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:第六章 并驾齐驱      
能够瞬间飙增速度的太阳神之翼,是我参赛竞争的最大筹码,只要开启太阳神之翼,阿玛迪斯就是一架快要飞起来的火箭,足可在这场车赛中稳操胜券,方青书的赤须龙马再厉害,终究是血肉之躯,只有跟在我后头吃尘的份。   只是,这个想法纵然正确,但却是太小看我身旁的这个男人了,过去我们一直是并肩作战,我并没有机会意识到与他为敌时的棘手,也多少忘记了江湖上对他的高度讚誉,直至此刻。   「朋友,别急着走啊!」   就在阿玛迪斯车体已经变形完毕,太阳神之翼即将启动的剎那,方青书突然出手,左掌凝结出一团光印,一拍一放,光印落放到阿玛迪斯车体上,瞬间透入,跟着,阿玛迪斯的能源系统受到干扰,一片混乱。   『紧急状况!变形程序终止!太阳神之翼终止!』   连串紧急报告,由冰冷的机械语音提出,我赶忙採取各种应变,这才没有糗得失速抛锚在路旁,但想藉由太阳神之翼来决胜的战术构想,却是整个泡汤了。   跟着的一段时间里,方青书一个人大发神威,驾着八骏龙车,一面压制后头碧安卡的节节进逼,一面尝试跑在阿玛迪斯的前头,当真是威风八面。   然而,箭射出头鸟这句话也没说错,在不知道敌人真面目的情形下,碧安卡居然也倒转枪口,与我合作,联手压制方青书,分别从后方、侧边施加压力,让他没法那么容易甩开敌人,独自奔驰。   激烈的竞争与缠斗,虽然我们都以为不会持续太久,不过直到我们快要跑完全程,赛车场出现在视线的末端,我和方青书都仍紧紧地并驾齐驱,而碧安卡则被挡在后头,三人的状态完全没有变化。   当我正以为这次车赛将用这样的形式告终,身体却一阵强烈麻软,正是体内能量透支的徵兆,这一路上与方青书、碧安卡僵持比斗,耗损精力的程度犹在想像之外。而这一点就相当不好,因为如果我精力枯竭,阿玛迪斯倒不至于把我吸成乾尸,但却会失去行进动力。   (都已经到门口了才不能动,那要我怎么办?下来推车吗?)   推车事小,积分大幅落后就问题很大,我连忙转动目光,想在越来越清晰的赛场内,找寻一些能够振奋我精神的东西,让我超越极限,完成这场车赛。   该说幸运的是,阿玛迪斯的定格放大功能,让我清晰看到了那些站在看台上,热情挥舞旗帜的赛车女郎们。   做为金雀花联盟最重要赛事的门面,那些赛车女郎无一不是千挑万选,虽然不能说是天香国色,但也却是个个散发着青春的魅力少女,开赛的时候,每当一辆赛车开过,其所属赛车女郎会有反应,动人的画面真是让人大满眼福。   此刻,少女们口中一边喊着各自的口号,娇美胴体一边不断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,雪白肌肤在烈阳下散发出光泽,高耸双峰被一件窄小的背心包住,随着娇躯舞动晃出阵阵乳波,白嫩的腰肢也像蛇一般扭摆;平坦小腹下的丰翘美臀,被一件不到十公分的超短裙给紧紧裹住,秀出一个完美的曲线;各种不同颜色的亵裤更不时露出,不经意间散发出各式各样的诱惑;而几十双修长健美的玉腿,虽不如羽族少女般曲线优美,却也让人心动不已,每走一步都散发出迷人的光彩。   种种动人的画面,委实给了我不小的激励作用,让我重获精力,但在此同时,我也发现一桩异事,就是方青书的注意力似乎也不太集中,但却不是在看那些挥旗的赛车女郎,而是别有方向。   (古怪,什么事情能让方仔也分心?有恐怖份子想要破坏比赛吗?)   想到这个可能,又发现方青书的视线方向,正对着月樱所在的贵宾看台,我大吃一惊,连忙也把阿玛迪斯的镜头调整过去,定格放大,务必要看清楚那里所发生的每一个细节。   结果,映入眼帘的东西,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虽然我看到了月樱,不过这并不是重点,因为穿着赛车女郎制服的羽霓和阿雪,正站在那个看台上,向我们这边热情地挥着手。   由于比赛正进行到最紧张的高潮,所有观众的目光,都集中在赛场上方鉅细靡遗转播赛程的魔法萤幕,为自己下重注支持的对象吶喊,紧紧捏着手中的赌票,祈祷等一下揭晓的结局,能让自己一圆发财梦,所以,就没有什么人留意到,在冷月樱议长的贵宾席看台上,有一个长腿帅妞、一个巨乳狐女,正挥动着鲜明的旗帜,高声喊着加油。   但相较于羽霓,同样挥手喊着加油的阿雪,却比她显眼得太多。   理由很简单,阿雪蹦蹦跳跳,用她满溢的热情,在看台上卖力摇动彩旗,随着那蹦跃的动作,那对圆硕的巨乳也一下一下地摇摆,那幕火辣到极点的景象,对正在驾车靠近的我们,产生了极大的刺激。   (真是够大,真的是够大了……摇摇晃晃的,好像比平常摇的时候看起来更大啊!)   这一幕视觉冲击,造成的效果极度惊人,在我察觉之前,镜头定点放大的命令,已经不知不觉地发了下去,跟着,在佔据我整个视线的那幕放大影像中,我就只看到阿雪胸前雪白的一片。   (呃……这个……实在是……嘿嘿嘿嘿……咦?我现在跑到哪里了?)   脑中短暂回复理智,想到的是这个问题,不过应变上却已经慢了一步,因为纵然驾驶者分神,阿玛迪斯、八骏龙车仍是以高速行驶,在最后的直线道路上,在全场所有群众的眼前,两座不同型态的赛车,以同等高速并驾齐驱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穿越了终点线。   然后……高速的东西一直高速下去。   然后……两座不同型态的赛车,以同等高速一起撞在赛场最外围的围墙上。   然后……在全场群众的哗然声响中,赛场的围墙被穿出两个巨洞。   再然后……   ——   西雅图的一场赛车,过程中虽然有很多惊险之处,结局也算可圈可点,不过最后却闹出了很令人发噱的插曲。   方青书和我,两个展现了「英雄本色」的蠢男人,双双撞穿赛场围墙,飙冲出去,儘管双双在西雅图赛事中赢得最高分,可是却也出了大糗。   我个人是比较无所谓,毕竟我是身份神秘的蒙面人,没人知道阿玛迪斯的驾驶杀人王是谁,出了事只要躲起来,在下场赛事举办前,没人找得到我;但方青书的情形却不同,大批媒体记者纷纷追问,他为何在比赛最后一段路神不守舍?   是被什么东西给分散了注意力?会否是中了什么暗算?   不愿意说谎,又很难说出真话,方青书的表现进退维谷,让我充分感受到他的为难。   不过,其他人也没笑他的能力与资格,排行第三名的碧安卡,在比赛的最后一段路表现得非常狼狈,因为就在我和方青书双双失神的时候,想要趁机力争第一的她,背后却出现了一个高速飙来的不速之客。   伊斯塔的白骨灵车,由白起的美少女同伴所驾驶,一路疯狂吞噬其他车辆,高速杀至,在碧安卡尝试超车的时候,来到了她的背后,直通地狱之门的白骨大口猛往她噬咬下去。   碧安卡最后是全身而退,不过狼狈的情形也被全场观众看在眼里,但同情她的人倒是佔了多数,因为白骨灵车的肆虐,并不是单单只针对她一个,光是这一场赛事,又多了二十六名牺牲者,命丧白骨灵车的口中与轮下,就连天龙贼秃都被追得险象环生。   这么夸张的赛车法,像是来屠杀多过争取名次,要说没有引起公愤,那绝对是骗人的,只不过知道白骨灵车的来头太硬,人们纵使愤怒,也没有几个人胆敢过去找那对男女算帐,自寻死路。   我对那双少男少女倒是没有什么反感,在离开西雅图之前,还特别依约造访,名义上是赴白起的约会,实际却是为了想找机会多看一眼他的那个搭档香香。   很可惜,我每次与白起会面的时候,那个看来很稚气的超级美少女总是不知躲到哪里去,害得我失之交臂,要不然那个小香香的姿色犹在七朵花之上,几乎可与四大天女相提并论,如果问我想不想把她搞上床去,答案当然是很想。   坐在那张机械圆椅上,白起戴着一副眼镜,正阅读手中的绘本,在发现我的意图后,冷冷扔来一句。   「想也不可以,想也没用。」   「为什么?她是你私人性奴隶啊?」   当白起斩钉截铁否决我的妄念,我马上不服气地提出抗议,大家现在好歹朋友一场,就算有什么相谈不欢,他也不至于立刻翻脸杀人。   不过,被我这么质问后,白起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地歎了口气,好像我问了什么很无知的话,提出了什么不晓得厉害的要求,当我为之心生惶恐后,他才很小声的告诉我。   「……因为大家是朋友,不能陷害你,所以我要告诉你真相。」   「真相?什么真相?」   「朋友,你知道金雀花联邦最出名的是基佬,但你知道伊斯塔最出名的是什么吗?」   「所有人都知道是……是……哇!不会吧!你别告诉我,说那个小香香是人妖啊!这么美的女孩子,怎么可能会是人妖?老天不长眼啊!」   「何止!再过些日子,等她年纪大一点,可以接受改造手术的时候,或许会是人妖,不过现在……她根本就是一个男人啊!」   彷彿一个落雷砸在头上,如此巨大的震撼,我没有当场七孔流血,实在是个奇迹。   「可是……她的女装打扮……」   「衣服是身外物,不能代表什么的,她只是喜欢穿女人衣服,为以后手术作準备,这不算什么,在伊斯塔甚至还有人男人头女屁股,是你少见多怪而已。」   不是空口说白话,白起扔了个魔法胸章给我,开启之后浮现立体图像,里头赫然是个腰间佩刀、神采飞扬的俊美少年,穿着有些近似东海上的武士服,既神气又好看,但是仔细辨认眉宇,吓得我连手都抖了起来,因为这个俊美的少年武士,赫然就是那个天仙国色的小香香。   「人、人妖啊,真的是人妖……」   无比巨大的精神冲击,让我再也说不了什么,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接受白起的安排,让他施术在我的记忆中搜寻资讯。   看似容易的事,却没有预期中简单,白起花了个把时辰,却还是皱着眉头,明显进展不大,他告诉我,某些东西在我的记忆里太过模糊,或许早已被遗忘,这样子的状况,会让记忆搜寻极难进行。   「那……你到底要找什么资料?」   「当年兰特法雷尔旅游各地,见遍天下奇闻异事,后来更将这些见闻纪录成书,其中的一本笔记,专门记载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,名为神农大百科。根据我的调查,你是最后接触到那本笔记的人。」   「呃,是没错……被你一说,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。」   在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鬼时,一个人闲着无聊,翻阅爷爷留下来的笔记藏书,与小翎兰一起读书,那时候的我们,看不懂太複杂的知识,反倒是一本画着花花草草,甚至还夹着植物标本的笔记,特别引起我们的注意。   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们很爱看那本神农大百科,还请月樱读书给我们听,后来月樱远嫁异国,那本笔记失去了意义,就被我撕了封面,故意换上买春杂誌的封皮后,胡乱塞进爷爷的书库里。   「咦?你问这个作什么?」   我突然想起,之前月樱也曾经托人向我问起这本书,现在白起也要找这本书,那里头难道有什么重要秘密吗?   「我找来作什么用,你不用管,我只问你记不记得里头有棵奇异的树,生长于崑仑山,叫做不死树。」   依稀有点印象,不过认真问起来,偏偏又记不得了,最后我只承诺白起会认真想想,就结束这次的会唔,约在下个比赛中见面。   离开的时候,发生了一段小小的意外,我遍寻不见的小香香,居然在这时候从外回来,但比起刚来时候的满脑绮念,我现在是吓得连阳具也缩起来。   「约翰大哥哥,你好。」   好、好个屁,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人妖了,你和血魇大人妖都是同一货色……   「咦?这里怎么会有人家的相片?」   小香香看到了那个魔力胸章放的影像,再看到我手缩脚抖的糗样,乌溜溜的黑眼睛一转,好像明白了一切。   「讨厌,居然知道了人家的秘密……」   说话就说话,但这个小妖精居然一面说,一面撩拨起了乌亮的长髮,窈窕香躯因此呈现了一个无比性感的惹火曲线,不晓得是否算错觉,但那应该是女童型的纤瘦躯体,在搔首弄姿的时候,竟似生出变化,不但有腰有臀,甚至我眼前还出现一道雪白的乳沟,晃呀晃的,剎那间所生出的诱惑力,让我不由自主地有了生理反应。   (不、不好,我不可以有反应的,我怎能对一个人妖有反应,不要啊!)   肉体无视本人意志,这已经够糟糕了,最该死的是那个小妖精还扑上来火上加油。   「约翰大哥哥,香香爱你啊!」   一记火辣辣的香吻,在小妖精扑抱上来的同时,不顾我反对地亲了上来,居然还连舌头也一起伸了进来,剎时间,我脑袋里头一片空白,偏生整个身体火热得快要焚烧起来,最后好不容易才凝聚仅余理智,重重推开了小妖精。   「你、你们全都是变态,我被玷污了,我被玷污了啊」   从未试过如此样衰,我像只野狗似的落荒而逃,远远地逃跑开去,但在冲出那所宅第的时候,我听见一声少年的歎息,从暗影里轻轻、轻轻地传过来。   ——   与白起分离之后,我很快就离开西雅图,朝下一个赛车预定地而去,当然,在离去之前,我先去洗了个澡,又把羽霓找进房里,前后总共搞了五次,直到我身体完全忘记那个噁心的回忆。   金雀花联邦,基佬之国。   伊斯塔,人妖之国。   如果这两个人类大国一起毁灭,相信这个世界就从此太平了,这是我个人的想法,不过说出来的时候,茅延安频频点头,甚是认同我的这个想法。   为了那本神农大百科的事,我秘密问了月樱,想知道那本书究竟有什么特殊,结果她说这是秘密,只能告诉我说,她也是受托于人来向我查问,而日前我告诉她可能藏在爷爷书库后,她已经去信法雷尔爵府,请福伯等人协助找寻,不过时间太久,书已经整个损毁。   书是否破损,这点对我的关係倒是不大,因为从白起那边,我已经知道他的目标,是一种叫做不死树的植物。不过,话说回头,既然神农大百科已经破损不堪,残留资料等于只在我脑里,这份记忆岂非奇货可居,可以卖个大好价钱。   (唔,还是别太乐观好了,如果这想法被白起察觉到,一下子翻脸不认人,又要追着我砍脑袋了。)   为着这个想法而苦笑,我带着自己的队员,离开了西雅图,赶赴下一个车赛地点。   在那之后,是激烈的恶斗连场,我与阿玛迪斯转战各地,每一场车赛都与方青书、碧安卡激烈竞争。下定决心、表现出魄力的方青书,在车赛中变成一名强敌,与我力争先着,虽然阿玛迪斯奔驰起来疾若流星,但却越来越难把他压制,方青书会利用各种地形与情势增速,不离不弃地追到我后头,甚至反过来超越我,将我一路压制在后头。   棘手的问题,还不只是方仔的斗心,也包括车赛中的竞争手段。车赛越接近尾声,剩下来的越是一流精英,没那么容易被淘汰,为了争取胜利,车手的手段就越来越狠辣,不仅是单纯的竞跑,甚至还使出了破坏手段。   原则上来说,一级方程序大赛车允许车手妨碍他人竞跑,不过不许车手相互间直接攻击。话虽如此,但是当那些所谓的裁判、评审员,对各种违规场面视若无睹,甚至放任白骨灵车的肆虐全场时,谁也不会把规则放在心上。   钉子、滑油、炸裂弹,这些都是小儿科的东西,居然还有人联手施放术法,造成迷宫幻影。如果不是阿玛迪斯的侦测系统不受术法影响,那我就会像一些运衰的不幸者,一直线地冲出跑道,摔落到悬崖下。   除此之外,也有很多人针对阿玛迪斯作攻击,试图在竞跑中破坏阿玛迪斯,让我无法再跑下去,毕竟我与方青书不同,没有他那么高强的武功,攻击我的人不用担心被反击,胆子就大得多。   攻击我的人来自四面八方,不但有与我竞争的车手,有意图操作外围赌盘的黑道份子,甚至就连黑龙会忍者都来参一脚,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车前、车后,最夸张的一次,是三个忍者同时出现在车顶,要与我同归于尽,幸好我及时发动太阳神之翼,阿玛迪斯瞬间飙冲出去,这才摆脱危机。   随着车赛过程越来越激烈,伤亡人数也笔直上升,而阿玛迪斯在车赛中陆续受创,导致维修的时间也越来越多,常常一进工作站就要推去修,如果不是有来自第三新东京都市的技师团在支援,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到哪里。   虽然有层层险阻,但基本上,冠军名次是由我们两个来分享,他赢一次,我就赢一次,而当我再赢一次,誓言守护恩师名誉的他就爆发更强斗志,八骏龙车再次把我超越,呈现胜败难分的状态。   不过,竞争到后来,我想方仔也碰到和我一样的技术难题,他不能肯定我的目标是哪个奖项,所以比赛的积分不好沖太高,否则万一远远超越我们,最后却发现目标是季军邪狼血剑,那真是想拉都拉不回来。   最理想的方式,就是争夺我目前力守的第二名,进可攻、退可守,在最后一场赛事前都大有余裕来思考决定。也就是因为我们两人都是这种心态,所以碧安卡就得到空隙,趁机抢了一两次冠军到手。   至于天龙那个没用的可耻家伙,在爱荷华市的车赛中,被一直追着他咬的白骨灵车弄到狼狈不堪,缠斗中连法杖都被敌人一口吞下,失去了车子的动力,更没有了参赛资格,没有车可赛的他,只能一脸屎样地走路出场,宣布弃赛。   也不只是他一个,比赛到了后期,越来越多实力、机运不足的车手,黯然退离赛车场,这是残酷而严厉的竞争,能够保得住性命,下次再来,那就已经足够了。   看一个个失落的车手,从那些譁众取宠的嘻哈党身边经过,我有着颇深刻的感受。以踩大球的周亚炳为首,这些抛瓶子、吐火的可笑小丑们,既像是在嘲讽什么,又像是在对黯然退场的车手们送上祝福……一件事,端看你怎样去解释。   而如果说赛车场上的竞争,是茶壶内的小小风暴,那么赛车场外的风云变化,也随着比赛渐近尾声而白热化。   金雀花联邦的嗜血媒体果然厉害,把三人成虎的谣言效果发挥到极致,在连串推波助澜的效果下,现在就连金雀花联邦的国会,都有人开始质疑起净念禅会的问题,并且要求彻查此事。   心禅贼秃在金雀花联邦地位崇高,甚至被许多百姓奉若神明,要找他来调查,没有哪个官差有这种好胆,然而,假如只是请他来协助调查,这种事情就可以被接受。   因此,心禅贼秃纵使还是一副无辜的贱样,却还是被请出慈航静殿,接受调查以示清白。   只有外部压力,当然没法打倒这老贼秃,不过当我们同时进行内部破坏,心灯居士、羽虹暗中到处奔走,联络慈航静殿的有力人士,告知真相,争取支持者,心禅老贼秃的位置就开始动摇。   许多人被心灯居士告知后,都是半信半疑,不过外界的质疑声浪,还是影响到他们,让他们选择在这段时间维持中立,只要这样,就可以有效削弱心禅老贼秃的势力。   「有很多人都答应了师父,只要我们拿得出实际证据,能够指证心禅,就会支持我们,把心禅给推翻下去。」   说着这些话的羽虹,看来很疲惫,却也很欢喜。她最喜欢的正义能得到伸张,对她而言大概比什么高潮都快活。   为了支持立场的不同,方青书曾经找到羽虹,并且与她发生激烈争执,差一点就动起手来,为了方青书的不明事理,羽虹气到不得了,几乎气哭出来,觉得这个师兄蠢得被人利用,实在无药可救。   一切进展得很顺利,但也就在这一帆风顺中,我意外得到一个消息:心剑神尼秘访伊斯塔车手,双方发生激战。
评论加载中..